域名被盗找回方法教程|域名申诉|域名仲裁——爱晴皇岛(侠米岛)的专栏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开启左侧

老家江湖:听说他在中央混的不咋地?

[复制链接]
水晶嫣然 发表于 2016-8-12 20:24:5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老家江湖:听说他在中央混的不咋地?!
& g7 g, {7 w8 _6 c7 |- n3 E: ~0 F
4 o6 @( c, |5 W" t) v4 i
- K! ]! ?0 P* B. _+ Q* N前一段,阿甘与一个中央部委的哥们,在一起侃大山喝啤酒。哥们所在的部委近中南海,属于世人眼中的权势部门。作为从西部贫困山村的农村娃,这些年,从基层到北京,都是一步一步拼出来的,阿甘也很佩服他。
  {' |- r5 w' ]% T' B! |. i2 j/ A
  T* m$ [% R1 Q+ m* X聊着聊着,哥们说:“你知道吗?最近发生了一件挺有意思的事,一向沉默寡言的老爹,突然给我来电了。吞吞吐吐、欲言又止,问我是不是过得不太好?”接到这通没头没脑的电话,哥们挺纳闷,就照直回答说:“最近没有什么意外啊,一切都挺正常啊!”老爹支吾了两声,说:“那就好!那就好!千万记着,被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。”% `) ~. D. K6 `, V" Z4 @) n

# Z, n& W1 C3 {( s: B) g& t6 w哥们放下电话,想了想,觉得有点不太对劲。就连忙拨通老妈的电话,老妈说:“别提了!你爹听人说,你在中央混的不咋好,愁的都好几宿没睡安稳了!”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老家也是江湖。江湖离不开纷争,江湖传言的传播与扩散,总有出处,总有缘由。
: _" a5 e4 |/ _, C6 P7 u3 v# y& a7 [0 ^0 z9 Z2 |
哥们后来连续追问之下,方才终于弄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。“我给你们摆一摆!”哥们边喝酒边叙说。两杯啤酒下肚,也听完了哥们对事情原委的大略描述。这时的阿甘,既觉着有点啼笑皆非,同时也觉着似乎一切都合情合理。阿甘这里不妨严肃八卦一下,把那些有关哥们“在中央混的不咋好”的传言照登实录,究竟有无道理,大家可自行评判。
* p5 I1 I4 h2 ~. v2 h  f
; ^% [+ e. b: Z. g' A7 i2 O01  Z  E; e2 {; ]

0 f* K' T7 e1 P: S0 m老人很失落:娃离中南海还远得很呢
) ?* m$ @& B9 Z4 u " m2 i( G# n3 b# H
哥们的小爷,当了一辈子农民,已过了古稀之年。去年,终于被子女们带到首都北京,要圆一圆看毛主席的夙愿。毕竟是家族的长辈,哥们一连几天忙前忙后,先后带小爷去去逛了天安门、故宫、圆明园,看了升国旗仪式,瞻仰了毛主席纪念堂。甚至,哥们还托关系让老人往钓鱼台国宾馆行走了一遭。
' B) s+ B( t: S. [# f" Y/ G% G. Q) g4 o' o. ?' `
行程十分饱满,老人家也很高兴,应该说是得偿所愿、不虚此行。谁知临最后,老人又提出说,这些地方,一般人都能去,回去没啥可炫耀可显摆的,想去个别人去不了的地方。你不知道,上回邻村卖卤肉的赵老三去转了趟省委大院,嘚瑟了半年,我都瞧不上眼。不如,带我到你上班的地方去看看?哥们一想,那上班的地方就是一个小院几栋高楼,平时还有扎堆上访的,根本不算高大上,也没啥好风光,有啥可观瞻的?1 c: f3 f2 b2 A7 H# v" A

" N* P9 B, c: U  ~! l/ R5 u9 x几经解释,哥们最后发现,老人想去的地方,其实是电视新闻中经常报道的中南海紫光阁。这下可把哥们给为难住了?中南海是中央领导居住办公的地方,也是一部分中直机关的所在地,警卫森严,管控严格。咱们也就是开会办事才去,平时谁去那干啥?即使在那里面上班办公,无关人等,也不是说进就进、随便出入的?这事有点为难,主要是划不来。
; H2 D" D) [5 o5 Y, ?4 k
6 c3 F" a6 o# {) ^9 n; n1 V! |1 M1 i不便驳老人的面子,最后,哥们只好带老人去北海公园逛了一圈。指着对面说,瞧见没有,那就是中南海!不巧,今天周末不上班,门都上锁了,没法带你穿过去。老人连声说,不打紧,不打紧,那就下次吧,但显然难掩内心的失落。到了门口却进不去,老人并不糊涂。离开北京,回到家乡,逢人就说:“娃不行啊,中南海都进不去,离中央领导还远得很呢!”; ?' N& C* S* Z9 c
. p$ \' W3 W( w( {& s8 v* Y+ w# `
02
/ }# z0 @  Q+ w( G2 [0 ]7 X) R  e8 }% a6 O; R) H+ g/ ~8 c
医院搞不掂:连个病床位也安排不了
& b& z: A4 q* |5 l5 u: [+ N ' i9 `/ Y* O7 t1 s$ F$ n7 Z
哥们的小学老师,得了疑是癌症的重病,专门跑到北京看病。请哥们帮忙联系大医院名大夫。哥们虽说在北京盘踞多年,可目前也就是一个小处长,社会关系很有限,再则说这里是首都北京好不好?4 t$ M: }4 |& a- j

6 [) |& K7 M5 J6 Y: B# z7 A啥叫首都?有一个段子讲的好:某县县长的司机在长安街(段子而已,别当真)驾车疾行,被一交警拦截。司机慌忙下车,连连摆手,可不敢拦,这是我们县长,有要紧事!交警微微一笑,县长?你等着,信不信,我招手给你拦几个市长司长部长的车?哪个事都比你急,赶紧一边待着去。9 [9 R2 ?0 C) G3 d& a
$ }% R- p  Z* ^( z  x+ o4 O* U4 y
所以,这里官大的多,有钱的多,门路广的多,啥资源都紧张,啥事到了这都不好办。人命关天!师恩似海!哥们用尽了洪荒之力,层层托人说情,还不错,终于联系了个知名大夫。大夫一检查,说要住院观察。
( N$ A- N8 G$ o8 v" B
0 d: y7 m( Y- `6 E哥们好说歹说,可人家床位实在紧张,根本排不过来,没有办法,必须轮着候着。约莫过了两三天,哥们老师的家人有点等不及了,就央求哥们再找找关系,尽快安排住院。
. z- D1 y7 ?- `. j! p9 k
2 y& h; l2 Y$ f" I“毕竟师生一场!到了这个份上,但凡能想的招,我能不想吗?”哥们说。“太为难了!这几乎已经动用了我的全部能量。说实话,我自个老婆生孩子、自个家人住院,都还没有去求过人哩。”. ]- g) ]8 p: l9 ~4 ^3 J7 h
1 e7 C7 ?2 D9 d: C5 d
又等了几天,虽然哥们一再想法协调,还是没有任何进展。无奈之下,哥们的老师,只好开了点药,回家静养等消息。但自此之后,关于哥们“在北京混的不咋地,一个病房床位都安排不了”的传言,就开始在老家扩散开来。“人言可畏,但还好我问心无愧!”哥们说。
3 e8 w$ |6 J. Z+ c6 y8 K8 I5 F0 s1 L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9 c. T4 Q; [# E) Y3 q; C
03
6 A8 Y$ a. y4 ]' F' b+ @
* c+ P: D7 C0 `回家惹非议:县里领导都不待见他了
* w0 j- _. C. F' U9 z" v5 A
- R; V8 p/ n" {7 `( J哥们从农村扎根起步,深知基层办事不易。因此,每次老家来人求帮忙,只要不违反纪律原则的,基本上都是满腔热情对待。“其实,好多事,都是程序上的,咱也起不了关键性作用,主要就是一个态度问题!”哥们说。哥们的好人缘,多年积攒下来,换来了一大帮家乡的朋友,基本都是在市县里机关单位听差的。这些人,也就是,哥们乡亲们眼中所谓的县领导。
. I! @# h/ h' C+ ]& o! d! b- B2 `. x3 f1 W: ]
“以前,每次回家,大家都客气邀请,有些是出于真心,有的恐怕也是情非得已。但不管怎样,去了一个,就得去另一个,在我们老家面子最重要,哪个不去都不合适?”哥们顿了一下,“所以,回趟家名义说是看父母,但真正与父母待在一起说话聊天的时间,其实寥寥无几、屈指可数。”哥们接着说,“这对大家都是负担!但世风世相如此,人情交际往来,也不是靠我一己之力所能改变的,只能随波逐大流!”) H) G0 L4 i+ p. b8 V4 i

) G3 Y- z3 o0 R% X+ X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,公务接待收紧了,公务用车改革了,纪委监督执纪力度加大了,再加上新一届政府下决心推进简政放权,地方跑步进京要项目的明显少多了。“刹住了吃喝风,管住了人情账,放开了审批权,真的让大家都解脱了!”哥们如释重负地说。“原来好多饭局不好推,现在理由都很充足!都很正当!大家也都理解!”
; H. S8 t: o  k4 ^/ w6 f
# D: p: |" L1 _, N/ H& e刚开始,大家还都相互抹不开面子,依然会试探性地邀约。硬推几次,慢慢大家也就都习惯成自然了。“现在不是挺好吗。我每次回去,都是静悄悄的,坐车都是网约车,方便得很。根本都不跟他们打招呼,还可以跟父母吃顿饭,多坐会、多聊会!”哥们说。只是,哥们没想到的是,这两年低调回家,与朋友的聚会应酬少了,却被老家有人质疑非议,认为:“现在县领导都不咋待见他了,说明他混的不咋地啊!”
7 U% w. b# d7 h 7 m# k) Y. d: N$ c1 V6 G! u3 l( e
04
7 v  {. K0 e& R/ }: U1 u
$ o' p- l; e9 D' t7 J- D. s1 J1 N同学发牢骚:托他办的事不是很给力
! d: U8 R0 S( T; b: @; l* p
) B  X6 h2 n6 G% M) |一个二十几年没有联系的初中同学,突然很热情地给哥们打电话。哥们也很诧异,因为上学时就没什么互动和交流,现在更是连他长什么样子都记不起来了。
, G$ g9 D" ]. x0 F5 S. J* ^; B# K* ?! N/ O) {
唠了半天,这个初中同学切入了正题,目前他瞄上了老家有个工程项目,想承揽但又苦于关系不到位。辗转听说哥们在中央当差,且又与市县地方领导相熟,所以想请哥们帮忙牵线搭桥。
. `5 k' z# [" z: S: R/ R
! G/ A- S4 `7 V; @哥们唯有打哈哈,“与地方领导只是认识而已,并无深交,实在说不上话!非常抱歉。”这是违反纪律原则的事不说,即使他想帮恐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因为,一些中央投资补助的项目,中央有关部门负责前期审批不假,但一旦项目落地,包括后期招投标开工建设,就是地方政府的事权了,那么多人在盯着。“我一个小处长的招呼,怎么会有人买账?再者说,还有纪律原则管着呢。”哥们摇摇头,“我哪里敢有这样不切实际的自信和奢望?!”
) o) n* d2 I8 X7 M! N5 t
* l+ x* w4 \# }, G- |2 J哥们还有个高中同学的弟弟,想在另外一个县里谋个副科级的差事。拗不过老同学当年仗义相挺的情谊,看着基本条件也还算不错,哥们倒是当面给该县一个曾在京有过数面之缘的领导推荐了一下。( }, {4 p, ~0 {

( ]: K  W# N: G5 s9 e该领导还算客气,没有直接拒绝,但谈了一大堆理由,意思很明显,竟争的人太多,打招呼的人一大堆,有这领导有那领导,一个一个都比哥们面子大,他根本摆不平,不如等下次吧。谁知,过了不到一年,该名县领导就调到了市直机关任职,这事最终也就不了了之,彻底黄了。
7 C/ y8 Z! r" T; t8 E( {) o% [1 ]+ a0 ]9 o6 n$ b
“我对自己几斤几两,有清醒认识。有些事,即使想办,也办不成啊!”哥们说,“说句实在话,这么多年,家里也有一些私事麻烦人,但真正关键时刻,给你出力帮忙的,而且你打了招呼心里面有些底气的,还不是那几个贴心的朋友!”。* C$ N/ \( D- ]5 |- o) }3 _* \
( s/ X4 }$ b+ a4 J; Q% m) b
去年股市大火收尾的时候,哥们的老婆有一个同学做生意,看别人炒股都发了财,也变卖商铺房产筹资投身股海,并且聘请专业人士当操盘手。为此专门跑到哥们家中,商量要所谓的内幕消息,允诺盈利分成云云,被哥们断然回绝。
# m4 V4 ^5 R5 _! {& G, }1 p% j: h5 {
. n, g. ]- r1 M- @/ b8 N“我自己那一点股票都赔钱,你说我敢告诉他,我所知道掌握的那些政策信息吗?不是害人吗。”哥们说,“到了我这,什么事,基本已是众所周知。黄花菜早都凉半天了,根本只有要出台的政策,哪里有什么内幕消息!”
" m# T9 k2 X- F5 h* x( n5 h& @        ' I* _7 I" S4 \2 J% P# v
05
$ `' l( L& {6 V
( U  T5 E! p. O/ t亲戚群吐槽:自个家的事都帮不上忙
1 B1 Y9 i" b5 K  Y
7 p5 }+ F1 C( d/ y7 ]7 ?去年5月份的一天,哥们正在出差,突然接到了老家舅妈的电话。“你赶紧给省里领导打个电话?你表弟马上要毕业了,得赶紧把工作安排了。”哥们一听,头皮都炸了,表弟一个地市电大毕业的大专生,居然要一个电话,就要安排到省里,这口气也太大了点。
  ?, n  Y5 d2 m
& B/ ~4 B+ K2 p/ F他赶忙解释:“现在国家有政策,各单位进人都是逢进必考,招聘那都是讲程序,讲门槛的。不报考真不行!”舅妈一听,让了一步:“那不行,就委屈一下,安排到市里面吧。”
1 j* C1 \! U" t( d6 o( B4 O3 r% d. u! ~( f9 F9 I8 H2 p2 l3 }7 j4 o
哥们哭笑不得,但还得接着耐心解释,市里面如何如何如何,反正也是不成。舅妈一听,有些急了气了:“这事就撂给你了,最低安排到县里,但必须得是好单位,你看着办吧!人家县里面一个小科长,都给自家堂弟安排到供电公司了。你在中央当官,你表弟这点事,都办不了?说出去不给你爹丢人吗!”
0 z* @% U3 Z, W$ k4 z) D; L- t6 J) h. {% l1 y& m& r
哥们一听,当场气就不打一处来,“还中央当官,打工还差不多。供电公司这样的好单位,又清闲钱又多,我自己都想去!那也得有人要我啊?!”最后的结果,就是双方不欢而散,到现在还没有解开心结。. F5 B8 l: ^- y5 s  b

  O2 s3 {0 @9 Z# z  e# {如今,市场经济起决定性作用,年轻人只要肯吃苦有钻劲,到哪还缺口饭吃,还愁没前途?老观念是该改一改了。“你看,现在,有多少年轻人,还愿意干一份四平八稳的工作?”哥们现在还忿忿不平,“你愿意干也可以,关键你也得有个基本的路数不是?哪能两手一摆,就必须安排,我又算个啥,国家单位是你自个家开的?”- ]( P+ i3 h) p  F* h7 s3 O  Z% N5 z' v
5 \! r% x6 R" T, \8 j' g# E% f" h8 Q
哥们说,“类似这种事,多了去了!仿佛我只手通天一样,其实就是个刀笔小杂役(微信公号:dbxzy1981)。”还有他的一个表侄女,高考只有大专线的分数,表哥却非要让哥们给跑个重点本科院校去读。哥们一解释高考政策,表哥还很不高兴,挂了电话之后,还理直气壮、振振有词:“如果分数过线了,还找你帮忙干啥?真是的。”
% a; B0 f  z( F5 U2 ]% e/ X) X. ~+ l1 _& ~
哥们说,这还不算,去年中秋节,他的一个小姨父,去县里赶会的时候,与一个醉酒的路人争吵打架,致使手臂骨折,吃了亏。躺到医院里,非要让哥们给公安部的朋友打电话,让当地公安局派出所,赶紧把那人抓起来!“公安部一个电话,所长不就吓尿了,还敢不乖乖听吗?!”小姨父的语气、智商与见识,让哥们很无语,很生气,也很捉急。
) v$ S7 H  }/ g) S8 x! F- [
+ e5 o. @9 }9 g! z本来不想管,后来老爹亲自打来电话,告诉哥们:多少还要说句话,不然没法给亲戚交代。后来,哥们还是托人给当地有关部门的领导交代了一下:不激化矛盾,公平公正处理。僵持多日,双方最终达成妥协,但据说哥们的小姨父很不高兴,因为并没有达到理想的要求。& P% l+ S! c5 [9 n1 ?/ s

0 A+ p9 q; q/ n, X/ v9 _+ t' W ! `$ ^, j4 }2 n
天色渐晚,阿甘与哥们喝完了最后一杯酒。“凡事,但求尽心而已!背的包袱太多,毕竟还是我们自己难受。”哥们苦说一声,“我在这里混的不咋地,让他们失望了!我只能说抱歉!”对于这个事,阿甘似有很多话想说,但又确不想评点太多。只是,一个原本普通清苦的职业,缘何却被方方面面寄予这么大期望,这其实不正反映了一种病态的社会心理吗?0 [4 n% t4 z: |" X* g  U, d

4 `! ?' t' i* m1 J社会惯性的力量,在广袤肥沃的民间土壤根植深厚。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,扭转社会沉疴积习,是个政策叠加、长期累积、几经反复的过程,绝非一朝一夕之功所能蹴就。目前看来,我们国家的各项改革依然在路上,且路漫漫其修远兮!必须驰而不息,继续下苦功狠抓落实。借用毛主席他老人家的一句话说,那是:“九分半不行,九分九也不行,非十分不可。”



上一篇:1api域名被盗申诉找回方法
下一篇:你真我更真,你假我转身!大起大落谁都有,拍拍灰尘继续走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*滑动验证: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公安备案号:1303002028826         
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新渤海网 ( 冀ICP备11025393号-5 )

GMT+8, 2019-5-26 15:59 , Processed in 0.124684 second(s), 3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